qq空间捕鱼王在线玩
房產
首頁 > 房產
北京公共建筑節能改造破局:建立能耗限額標準
2017-10-18 13:08:46 中國經濟周刊
分享到:

  【綠色發展 綠色生活】北京公共建筑節能改造破局:建立能耗限額標準、嚴格執行獎懲、加大資金獎勵
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 記者 胡巍 | 北京報道

  責編:周琦

  (本文刊發于《中國經濟周刊》2017年第40期)

  對于“隨手關燈”,人們早已耳熟能詳,但現實生活中能否隨時隨地身體力行,或許就得打個問號。在大型寫字樓的一些區域,比如某條偏僻走廊,可能會亮著一盞24小時通明的電燈。

  一兩盞沒有熄滅的電燈不會吸引太大的關注,但如果百盞千盞本無必要徹夜通明的電燈,累積浪費的能源不是小數。

  解決這個問題的技術難度并不大,比如在相關區域增加人感或光感設備,當區域無人、使用或照度要求較低時,自動關閉或調暗相應的照明系統。如果再細致一點,把鹵素燈、熒光燈、白熾燈等傳統光源更改為LED燈源,還可以進一步降低照明能耗。

  一座公共建筑,面積動輒幾千上萬平方米,每天消耗著大量能源。如果對整座建筑內的耗能設施進行綜合改造,節能減排的效果將十分明顯。這些技術并不是非常高端,只是改造項目體量龐大而瑣碎,需要精心策劃。專門從事節能改造的企業應運而生。

  北京目前約有1.7億平方米存量非節能公共建筑,占全市城鎮公共建筑總面積的53%。近年來,北京的公共建筑開啟節能改造模式:請節能改造公司診斷問題,“量體裁衣”設計節能改造方案,由表及里進行系統化改造。

  公共建筑運營方不花錢即可享受改造紅利

  據清華大學林波榮教授介紹,不管是北京,還是紐約、東京、倫敦等國際大都市,公共建筑的能耗節約都受到重點關注,“一般的高檔酒店、商場,每平方米能耗折算下來,用電量大約在150到300度,范圍分布廣、差別大,這就表明節能潛力很大。”

  以北京市海淀區的某酒店大廈為例,建筑面積約6.8萬平方米,大廈分別有酒店和寫字樓兩家公司運營管理,建筑內的公共能源設備均由酒店管理,不久前接受了綜合節能改造。

  該大廈主要能耗包括電、天然氣以及水,2015年用量分別為7397720度、742934立方米、107464噸,每年資金支出約1032萬元。接受改造后,預計實現節能率22.81%,相當于每年節約710噸標準煤,年節能效益約218萬元,其中年節約電力約161萬度、天然氣約19萬立方米、水約8060噸,年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859噸、二氧化硫6噸、氮氧化物5.25噸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該項目采用合同能源管理模式,在節能改造過程中,酒店方不需要投入資金。改造方完成節能改造設施建設后,在6年的合同期內進行運營維護,依靠每年節能效益的分成獲得收入。6年合同期滿后,所有設備無償轉交給酒店方,此后的節能效益則完全為酒店享有。

  采用合同能源管理模式,公共建筑的運營方不用花錢就可以增加硬件資產,還能獲得節能效益。

  辦公類、教育類等公共建筑缺乏改造動力
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獲悉,北京現存面積1.7億平方米的非節能公共建筑,對于節能改造企業,是否意味著巨大的市場和可觀的利潤空間?

p49 東方低碳的運營人員通過電腦終端,監控酒店內經過節能改造后的整個供能、供水系統。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攝影記者 胡巍I 攝

東方低碳的運營人員通過電腦終端,監控酒店內經過節能改造后的整個供能、供水系統。 (《中國經濟周刊》攝影記者 胡巍 攝)

  前述大廈改造方上海東方低碳科技產業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東方低碳”)常務副總裁雷正榆對此并不十分樂觀,他在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采訪時說:“節能改造不是一個暴利行業。對一棟建筑進行改造,不僅包括初期在設備方面的投入,還包括后期的運營維護和人力投入。以中關村的大廈為例,合同期為6年,而收回成本就需要3年。我們的利潤僅僅來自于節能效益的分成,五星級酒店由于能耗較大,相比改造其他建筑,節能收益已經算比較高的了。”

  雷正榆稱,節能改造市場并不如外界想象得那么廣闊。“北京市1.7億平方米非節能公共建筑中,真正有意愿接受節能改造的并不多。以年營業額1億元左右的高檔酒店為例,其能耗支出每年在1000萬元左右,改造后的節能效益大約有200萬元。但在6年合同期內,酒店每年獲得的效益分成可能也就四五十萬元,這筆錢對于他們而言不算什么。客觀地講,酒店也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,不愿過多分心。”

  雷正榆透露,酒店作為企業,有一定經營壓力,在接受節能改造方面尚可獲得一些收益,相比而言已經算是比較主動,更加缺乏改造動力的是一些公共機構,如機關、事業單位。“對于他們而言,能耗支出是一筆正常的開銷,不需要像企業一樣考慮經營壓力,節能效益自然不會對他們有吸引力。而辦公類、教育類等公共建筑,恰恰是單位面積電耗排名靠前的建筑,其實節能潛力更大。”

  節能改造企業的困惑也得到專家的理解。清華大學林波榮教授認為,節能改造是一個市場機制部分失靈的領域,因此需要政府的資金引導和強制政策共同推進。

  對于北京公共建筑開啟節能改造模式,雷正榆說:“北京市對公共建筑的能耗限額管理政策起到了很大作用。可以說,政策是推動節能改造的最大動力,加上一些資金的獎勵或補貼,才使得這一市場不至于萎縮。”

  北京實施能耗限額管理,建設信息管理平臺

  事實上,北京市政府及有關部門在公共建筑節能改造方面下了不少力氣。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從北京市住建委了解到,2018年底前,北京將完成不少于600萬平方米公共建筑節能綠色化改造,實現節能量約6萬噸標準煤。

  其實,早在2014年8月1日開始實施的《北京市民用建筑節能管理辦法》中,有很多方面就涉及公共建筑的節能改造。比如,“既有大型公共建筑不符合民用建筑節能強制性標準的,在進行改建、擴建時,應當同時進行能耗分項計量監控設施和用能系統節能改造”,“未同步進行節能改造的,相關行政主管部門不予辦理改建、擴建和外部裝飾裝修工程的相關手續”。

  今年9月28日,北京市住建委聯合相關委辦局召開的一次新聞座談會上提到,要讓北京近萬棟公共建筑“自我改造”,不僅需要產權人有優化管理、開源節流、節能降耗的意識,更需要有系統管理機制――建立能耗限額標準、嚴格獎罰公開、優化能源利用和加大節能改造資金獎勵。

  對每棟公共建筑設置“用能紅線”,是節能改造的第一步。2014年起,北京市開始建立能耗限額“大數據”標準,以建筑用電量為切入點,經過3年的數據采集,將9610棟、1.27億平方米的公共建筑納入統一的信息管理平臺,不斷更新每棟建筑的地址、面積、功能、產權人、運行管理單位和用電量等信息。今后還將逐步囊括水、天然氣、熱力等,進行全能監測和管理。

  北京市住建委曾表示:“建設信息管理平臺和實施能耗限額管理后,公共建筑的能耗有一定程度下降,但不太明顯。將來希望通過節能改造資金的引導,促使更多的公共建筑進行節能改造,也希望各個建筑的使用者或產權所有人積極申報資金。”

  一位住建委工作人員稱,收集“大數據”、將公共建筑納入統一的信息管理平臺,目前已經歷時3年,進入了相對完善的階段。但整個節能改造是個很大的工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,需要一個過程。

  嚴格考核,公開獎懲,探索PPP模式改造

  除了設置“用能紅線”,北京市住建委每年還要對每棟公共建筑面積3000平方米以上,同時公共建筑面積超過50%的建筑進行嚴格考核。

  今年9月,共有52家80棟公共建筑,由于2015年和2016年連續兩年超電耗限額20%被點名通報。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在這份通報名單中注意到,其中不乏知名企業或標志性建筑,如位于東城區東長安街33號院A樓的北京飯店等。另一方面,今年7月,北京市對主動實施節能改造的公共建筑,給予30元/平方米的市級資金獎勵,讓改造單位和公共建筑直接受益。一棟35000平方米的大廈,實施節能改造后,若綜合節能率達20%以上,就能申請105萬元的獎金。

  此外,政府部門對于公共建筑節能改造的創新模式和方法也在不斷摸索,比如引入PPP模式。一名政府官員向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透露,《北京市公共建筑節能綠色化改造項目及獎勵資金管理暫行辦法》中明確鼓勵采用PPP模式實施改造,“我們認為,機關、學校等公共機構的建筑改造,PPP模式不僅能撬動社會資本,也可能幫助節能服務公司共享一些節能收益,提高改造積極性。PPP模式在公共建筑節能改造領域沒有先例,目前最大的困難就是未知因素太多,要經歷一個研究、試點、推廣的過程。相關部門為此做了一個調研課題,今年爭取出臺一個辦法,盡早試點。”

分享到:
猜你喜歡
熱門推薦
頭條
頭條
娛樂
社會
體育
財經
軍事
時尚
qq空间捕鱼王在线玩